薑文在記者面前以“老人家”自居,說話風格依舊犀利攝 / 魏輝
  羊城晚報記者王正昱
  本屆香港電影節為他的四部電影做了“大師回顧展”,場刊上有他的宣傳照,連英皇老闆楊受成在他面前都禮讓三分,還在媒體見面會上遲到了近一個小時,卻沒有記者因此而離開———這位牛人,就是薑文。
  前晚,薑文帶著新作《一步之遙》出席了投資方英皇電影公司的歡迎酒會。四年沒有與媒體見面的薑文好像有很多話要講。面對80 後甚至是90 後的記者,已經51 歲的薑文一口一個“孩子”,還自稱“老人家”。一向敢言的他覺得好導演就應該在片場“集權”,又對“演員片酬過高”的說法不屑一顧。身邊的工作人員試圖想打斷他,談興正濃的他卻說:“我還沒聊夠,跟他們聊天太有趣了! ”
  話題1 片場控制欲強
  “那些牛X 電影的導演,都用集權制”
  可能是因為薑文說話太爺們兒, 還經常在公開場合與媒體對嗆, 所以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有人給薑文扣了一頂“帽子”———控制欲太強,儘管沒有多少人真正在片場看過薑文導戲。
  在記者會上有人再次說起這頂“帽子”, 薑文完全不生氣:“作為導演, 想要讓投資人收回成本,想要在預定的周期內拍完電影,那麼片場必須有一個人站出來吆喝。
  我也想把這事交給別人做,但我們劇組的人沒人敢接!他們說壓力太大,睡不著覺,可我沒問題,看見床就想睡覺。拍攝期間一定要集權,不集權就無法按質量按時間完成。
  分權是政治訴求,藝術創作一定要集權。孩子啊,希望你把藝術創作與政治訴求分開來談,到今天你們這些孩子還把這些混為一談的話,我們這些老人家把希望放在哪裡呢? ”
  有記者追問薑文,是否會擔心因為“集權”而令“自己的藝術才華變得有局限性”。薑文說:“我覺得在你(提問者)分不清分權和藝術創作的教育水平下,是有可能發生的,而像我這樣的老人家是不會發生的, 什麼時候把東西交給誰,不交給誰,我很清楚。你提的問題特別有意思,很容易讓我想起我們中學的孩子們。”
  還沒等記者反駁,薑文又提高了聲調:“我覺得凡是那些牛×的電影, 他們的導演都用集權制,奧森·威爾森、克林特·伊斯特伍德、查理·卓別林、周星馳、徐崢,再算上我薑文, 都是又當演員又當導演。有些導演啊,根本就不懂導演,在劇組裡說好聽點是劉備,前面架著關羽、張飛和諸葛亮,事情都讓他們給辦了;說得不好聽,那是劉備的兒子,扶不起的阿斗! 集權制了,很多事情就好辦了。”
  話題2 演員片酬太高
  “演員沒有誰是貴的,只要你願意請,就應該覺得值”
  可能是因為薑文有四年時間沒有出現在媒體面前,大家都忙著把四年間出現的有關行業內部亂象的話題拋給薑文。對於大家的用意,薑文也心知肚明,儘管身邊工作人員呼籲了幾次請記者問與新片有關的問題,但都被薑文自己打斷:“沒事,讓他們問,我挺喜歡和他們聊天的。”
  有記者提到瞭如今許多導演抱怨演員片酬太高的問題,沒想到薑文立馬拉下了臉:“我想對提出片酬高這事的導演說,你TM 真有骨氣! 嫌人家片酬高,你TM 又要給人家, 給完了又在背後聊這天,這人啊,不講究。這種人要這麼說話,就應該叫他get0 out! 滾蛋! ”
  隨後, 薑文又進一步解釋說:“這事就像請人家吃飯, 跟人家說,這頓飯很貴的;送人家一個圍脖,然後上面一個價簽, 給人家看, 很貴啊!孩子啊,你們應該知道什麼人應該鄙視,什麼人應該尊敬。我覺得演員沒有誰是貴的,只要你願意請,你就應該覺得值。我問你,這些錢應該花到誰身上?想要質量上去,就必須花錢。你不能又要牛×,又不花錢,這是不對的。”說得盡興處,薑文又提高了聲調怒斥那些抱怨片酬高的導演和投資人:“你們這些人平時把錢拿去玩女人、吃吃喝喝,還要嫌人家片酬高,沒這個道理。”
  話題3 藝術電影賠錢
  “你們為什麼同情資本家,卻不同情藝術家? ”
  2010 年,薑文的第四部電影《讓子彈飛》成為票房冠軍,還刷新了當時的國產片票房紀錄,於是有人說薑文是一個既懂市場也懂藝術的導演。記者問及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:如何平衡電影的藝術性和商業性? 薑文又有點坐不住了。
  他說:“為什麼法國、美國、日本能夠出現那麼多有才華的導演? 因為他們有很多很多懂得欣賞、願意去理解藝術的觀眾。現在中國,有很多老闆理直氣壯地說:‘薑文的《太陽照常升起》,我看不懂! 我們不願意投資。’這樣的想法是可恥的!電影不是什麼工業,它是解決了溫飽問題之後才去想的事情,要說工業你去造鋼鐵、你去蓋房子。傻孩子啊,你們都被資本家給騙了! ”
  不等記者繼續提問,薑文忍不住再次教育起年輕記者來:“也只有在中國, 那些好的電影才會因為觀眾看不懂而票房慘敗又得不到輿論支持。我不懂,像你們這樣受過教育,充滿理想的年輕人,不想做商人,卻同情資本家, 總是替資本家著急,幫著計算它們的票房多了嗎,影片收回成本了嗎……你們為什麼不同情藝術家? 資本家能給你們什麼好處嗎? ”
  他接著說:“我站在一個電影人的角度, 摸著良心地說,一部電影賺一塊錢就應該燒高香,你沒賠錢,又玩樂了,還能賺一塊錢,應該感謝觀眾、感謝上帝。拍電影賺那麼多是很危險的。你們願意問一個導演怎麼拍一部不賠錢的電影,卻沒有勇氣問資本家一句:‘你怎麼不投資呢? ’你們有這樣的思想, 我無話可說。”說完,場內的不少記者不自覺地鼓起了掌。 編輯: 彭小紅
   1
  
  薑文在戲中一度淪為階下囚
  薑氏金句
  ●“有些導演啊, 根本就不懂導演,在劇組裡說好聽點是劉備,前面架著關羽、張飛和諸葛亮,事情都讓他們給辦了;說得不好聽,那是劉備的兒子,扶不起的阿斗! ”
  ●“嫌人家片酬高,你TM 又要給人家, 給完了又在背後聊這天,這人啊,不講究。這種人要這麼說話,就應該叫他get( out! 滾蛋! ”
  ●“你們這些人平時把錢拿去玩女人、吃吃喝喝,還要嫌人家片酬高,沒這個道理。”
  ●“電影不是什麼工業, 它是解決了溫飽問題之後才去想的事情,要說工業你去造鋼鐵、你去蓋房子。傻孩子啊,你們都被資本家給騙了! ”
  ●“你們願意問一個導演怎麼拍一部不賠錢的電影,卻沒有勇氣問資本家一句,‘你怎麼不投資呢? ’你們有這樣的思想,我無話可說。”
  其他對話
  記者: 作家徐皓峰說您的電影“一腔荷爾蒙”。
  薑文:他荷爾蒙少嗎? 你怕荷爾蒙嗎? 你想說什麼?
  記者:我看《讓子彈飛》覺得信息量很大,節奏很快,就連續看了第二遍……薑文: 你是上了荷爾蒙的當。但是你是正常的,徐皓峰他沒有你正常。徐皓峰比我小10 歲吧,還說我荷爾蒙旺盛,我都五十歲的人了,雖然他這麼說我很高興。
  記者: 你有冷靜的時候嗎?
  薑文: 我把冷靜放在了我的生活中, 電影是要給大家一個興奮, 離開生活之外的狂想, 藝術本身也是這樣的,如果藝術抄襲生活、複製生活,我們不需要,就是不危險的時候,非分之想一下。
  薑文:你是家裡老幾?
  記者:老大,還有個妹妹。
  薑文:你超生了?
  記者:沒有,家裡是農村的,可以生兩個。
  薑文:我說孩子啊,農村是尊老愛幼的, 你好像對我這樣的老人不太尊敬, 好像要看老人笑話,你在農村怎麼混? 我也是農村出來的, 我們不能這麼混啊。 編輯: 彭小紅
  
  舒淇造型華麗
  
  葛優(中)的扮相頗有喜感
  談新片,話不多
  “孩子也能看《一步之遙》,很好玩”
  去年底,薑文就已宣佈新片《一步之遙》的公映日期是2014 年12 月18 日。提前一年公佈檔期,這在中國電影圈裡是很少見的,足以證明薑文對新作充滿信心。
  作為薑文的老搭檔,該片的製片人馬珂表示:“這次電影拍攝得非常順利, 只用了100 天就全部拍完,目前正在做後期。”不過對於影片到底講的是什麼內容,薑文和馬珂都沒有在媒體見面會上給出明確的答覆,只是說電影里有歌舞、懸念以及好玩的東西。馬珂還信心十足地說:“這將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電影,去奧斯卡,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”
  薑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忙著給記者“上課”,對於自己的新片反而說得不多。對於為什麼要把該片拍成3D 格式,薑文說:“我覺得這是電影的趨勢,也是科技進步帶來的利好觀影條件。觀眾買票到電影院看電影, 他當然想看到和電視機上播放的不一樣的東西,3D 就是最好的區別。”薑文還透露,這部電影適合孩子觀看:“我一直想拍一部孩子們也能看的電影,《一步之遙》他們就能看, 很好玩! ”
  鏈接
  《一步之遙》新劇照曝光
  薑文變“囚徒”,舒淇爭“花魁”
  薑文作品《一步之遙》片方昨日公佈了一組最新劇照。薑文飾演的馬走日以“囚服” 造型出鏡, 而葛優穿著一身警服, 卻留著滑稽的小鬍子。周韻、舒淇“北洋二美” 造型華麗, 文章和王志文的戲中扮相也一同曝光。
  根據此前消息, 《一步之遙》的故事從上世紀二十年代上海一場盛況空前的“花國選美”開始,薑文飾演的馬走日與葛優飾演的項飛田聯袂操辦了這場選美,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命案改變了所有人的人生軌跡……值得一提的是, “馬走日”和“項飛田”這兩個角色名字,有棋局相較之意,暗示其中有一場更大的陰謀。
  “男人負責亂世,女人負責佳人。” 周韻和舒淇正是扮演了一對“佳人”, “花魁之爭” 難分伯仲。《一步之遙》的造型指導是曾獲奧斯卡最佳服裝設計提名的張叔平,這也是他在《讓子彈飛》之後與薑文導演的再度合作。從已曝光的劇照來看, 《一步之遙》里各個主要人物的服裝奢華程度,絲毫不遜於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。(王正昱)編輯: 彭小紅
  (原標題:《一步之遙》宣傳記者會變成“業內論壇” 薑文頻爆金句)
創作者介紹

不理睬

srenrauhquc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